moonlight_1011

首页 Hello! 提问 归档 RSS
1/4

十七岁与十九岁 - 摩天轮

其实换了哪一对情侣,坐上了摩天轮,就会提到这个话题。这很正常,陷入热恋总会希望这股温度能燃烧到时间尽头,人们都盼着,这再正常不过了。 钟馗的漫画翻过一页,空掉的酸奶盒子还没扔掉,雷震子的游戏机黑了屏幕,膝盖碰着膝盖。 他们亲吻。 双脚离地一百米,心脏跳动的频率是每分一百下,一百个人排起的队伍变得咪咪小,只在烟花炸开的时候雷震子才能看见他们。 座舱很窄,甚至是窄得有些过分。雷震子只是略微向前倾身,还未达到比萨斜塔的倾斜角,就碰到了钟馗的嘴唇,仍旧是一股子酸奶里和着草莓香精的味道。 这双唇较常人的更薄,也不似女孩的那样柔软。就漫不经心地抿着,既不热情,也不抗拒,依然是冷的。 冷,冷得不近乎人情,所以在钟馗跨上雷震子时,他傻了。 潘多拉呼出第一口气,冰山溶解成碎块,烟花隔着布满擦痕的玻璃片炸开。世界活了,跟着厢子一同向他倾斜去,雷震子满心的却只有身上的那份重量。 钟馗很重。那是当然。一个男人,十九岁,还在冥府打零工。雷震子的一只手一路从膝窝上去,摸到的是结实的肌肉。它们在接触到它的那一刻变得僵硬,逃避似的躲开,离雷震子的躯干更近。 他们贴在一起。 “你。”钟馗说。他们嘴唇还贴在一块,音节从缝隙中掉落。 “吾。”雷震子回。 “……不要乱摸,这里是公共场合。” 下意是,等会儿是要见人的。 话这么说,钟馗的手臂在雷震子的脖颈上却抱得更紧。凉凉的嘴唇划过雷震子的,轻轻地贴在下巴的边缘,有点痒。 “汝这是要做甚。”雷震子向后倒去,一侧的手肘撑在玻璃上,“行不得,行不得。” “……上次在天台,也没见你有多害羞。”钟馗正了正上半身,他脸上是分不出喜怒哀乐的淡漠。 “啊是吗,吾辈也不是个胆怯的人呀……话说吾友。” “唔?” “汝不下去吗?”雷震子移开了聚焦在钟馗大腿上的视线。 “……过会儿。”他俯视着雷震子。 在钟馗的腰向前移的时候,雷震子变了脸色。当然不是印堂发黑,也不是双颊似初情少女一红。他急了,巴不得跳起来,但被钉在这小小的厢子里无处可逃。 “吾友,汝!” “我。” “……汝快快从吾身上下去!” “不要。” “莫要闹了,下去。” “不。” 雷震子感到那份量虚虚地压在他双腿之间的部位上,目标明确得让他害怕。这不是钟馗的玩性大发,是报复,夹杂着挑衅和一些让他热血沸腾的东西。 钟馗的手搭在他九九归一的腹肌上,掌心的热度隔着手套和T恤传过来。他仰头看向天空,说了什么,雷震子没去听。白白的颈子隔了一尺在他眼前,喉结一上一下。 于是他绝望地感到了某处的抬头趋势。 “馗馗,吾等一会儿还要同他人汇合的呀。” “是。” “汝这般刁难,吾辈怕是不能见人了。” “噢。” “那还不下去?” “不。” 雷震子先是叹气一声,接着往前一扑,环住钟馗的腰开始向上发力。 “等等!”钟馗头顶距离天花板不过半尺,他试图撑上,手撞到铁板发出闷响,他惊喊,“二雷你……” 他们是一起摔出门的。 工作人员看着两个人结结实实地磕在地上,心想这两个人是不是刚刚打完一架,而且大有继续吵的可能。 结果穿着帽衫的男人站起身拍拍灰,说:“走了,二雷。” “……来了。”雷震子趴着,消极怠工。 然后钟馗拽着雷震子的衣领,走向集合地点。 雷震子停留在十七岁,钟馗则已经十九岁。中间横跨有一道十八岁大关。虽然不过是人主观的规定,但是对二者的定位就会有微妙的不同。不知道该怎么表现这些,但其实想要写的就是这个,所以名字很抽象而且粗略地定了“十七岁与十九岁”。在这段时间里的恋情会是什么样的呢。就想象了个片段。 确实是报复,报复的内容是夏末里的hhhhhhhhh 顺便,馗馗是什么爱称,我打字的时候都忍不住老脸一红,太甜了(〃ノωノ)

可他甚至都不会安慰我

哭过一次了,哭也没用。他还是 我不能作吗,一次也行。一闹就板脸。好吧,反正他什么都不会说的。

突然发现前几天说反了。 我食雷钟,但是清水向的我偏好钟雷。同理于卡雷,佩帕,艾安,史克,包莺还有超蝠。 其实清水我无所谓啦。 基本都是身心相反的攻受关系。于是就有了挺多的邪教cp。比如山姥切国广X一期一振。 ……这对超冷对不对hhhhhhhhh

十七岁与十九岁 - 夏末

<<<雷钟,不拆不逆。雷家兄妹是亲情向<<<隐形双箭头,傻白甜,ooc有,部分私设有 在十七岁和十九岁之间隔着的,是什么呢? 棒棒糖,漫画书,亲吻 这不对,他们是发小,是好友,是一起过生日的好兄弟,但绝对不会存在一个合乎情理的语句能解释他们接吻这件事。 钟馗很冷静,不能再冷静了。他知道要说“不”,他也知道只要他拒绝雷震子还是会继续缠着他,他更知道自己在未来的某一天就会屈服。但是不能是现在,怎么说也得等到这蠢货十八岁。 有点骨气,钟馗。你是个男人,不是男孩。你不能就这么跪了。 “……那么我要非都漫画周刊的最新一期,或者刚出的芥末味棒棒糖。”钟馗听到自己说。 秒跪。太棒了。 钟馗迫切需要棒棒糖和漫画书来淹死自己。 一切源于上个周末。 雷震子顶开门的时候钟馗正躺在他床上看漫画,嘴里还有一根棒棒糖。 钟馗对于雷家来说算是常客。他每次留宿的时候雷姆就会缩在雷震子房间的门口,眉毛对着他拧起,狰狞如同幽灵——还是ssr级别的,看得他很手痒——然后在她哥出现的时候舒展成一个明媚的笑容,留下一句晚安,回房了。雷震子的柜子里甚至有一套钟馗专用的被褥。 钟馗的出现方式本没有什么问题。 “挚友哟!” ——所以,钟馗回想起上个周末的时候,他认为一切错误都应归根于雷震子。 “为了正义!来决斗吧!” “……哈?” 话语间雷震子就往床上扑,钟馗一惊,漫画飞了。我两天的工钱……他看着那本漫画落进一打积了灰的教辅材料里。那一叠书应声倒塌。包不在身边。小红小绿他们也放假。手里没符。选在这个时刻,妙啊。 “你干什么!”他惊呼。 “前天竞技场的较量中吾辈曾三度败于汝!吾辈在此向汝发出挑战!” 雷姆若是听到了这事,那下次竞技场钟馗估计自己至少八个人头已经被预订。也不是说他弱,可萝莉这种生物,存在便是团宠了,哪怕她是个兄控。 雷震子扬起拳头,却只是一个握拳的动作。“来吧!像个男人!用拳头说话!” 钟馗抬起一边眉梢。 雷震子的世界突然一阵天翻地覆。他回神时钟馗跨坐在他腹部之上,他感受到的是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不是骑着,是坐着。结结实实地,坐着。老天啊他的肠胃是不是拧巴在一块了。 钟馗一手撑在他的胸膛,另一手紧握,举起。雷震子看到他拇指的黑色指甲油,听到他咬碎棒棒糖的时候发出的闷闷的碎裂声,碰到了他裤子的绑带。是个活结,扎得很紧,但一抽就能拉开。 糖的棒子被丢到床头柜。他的声音从头上下来。 “那就如你所愿。” 可是结尾比开头糟糕一千倍一万倍。 钟馗的拳头没落下去,雷震子自己先贴了上来。他掀翻了重心压在他身上的钟馗。于是上下颠倒,钟馗被夹在被子和雷震子之间,两手被固定在头的两侧。而且雷震子贴得极紧,钟馗连起身都做不到。这小子力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 “嘿嘿,”雷震子趴在钟馗胸口,“雷雷鸟教导吾辈,锻炼不仅强身健体,还能促进吾辈发出雷电的强度,吾辈便时刻都在做修行!” 空气椅子什么的确实很厉害就是了,那下次打团把他摁进水里。钟馗的思想开着小差,他想到雷震子第一天和他见面那次,他背着光,站在高处,称自己是“雷雷侠”,红色的披风翻滚着。雷震子说话时的话气息悉数喷在他下巴上,痒。 他见钟馗没有动静,不再只躺在他胸口,得寸进尺地向前磨蹭。料不到钟馗喉头传来口水下咽的一声,映进了他的眼的是钟馗喉结上下弹动的一幕,于是有什么在雷震子十七岁的夏末悄然发芽。 房间里只剩衣服的摩擦声和突然冒出的水声。 用上认识十余年的默契,两人一齐沉默三秒。 “糖……?”“……糖。” 钟馗说这个字眼的时候雷震子能隐约瞥见他嘴里的碎糖块,它们躺在他舌头上。艳丽的红色。草莓味。 钟馗伸出舌头给雷震子看。这个动作幅度不大。钟馗在幽灵以外的事情上都淡漠而冷静。他当然察觉到气氛的微妙,但在伸出舌头之后才惊觉大事不妙。其他人不要紧。白骨精看到他舌头上的糖会问这是什么味儿的,大鹏看到会让他收回去记得不要乱扔糖纸,雷姆会哼一声转头,只在他递出另一颗糖时转回来。但是雷震子,雷震子是个笨蛋。 雷震子舔了上来。 舌苔摩擦,糖块像是蚌肉之间的珍珠一样被两瓣身体上最有力的肌肉包裹。雷震子的动作很野蛮,冲动,贪婪,不像平常的那个蠢货,不顾一切地把糖块卷回他嘴里。钟馗竭力阻止他的侵略和抢夺。一来二去,他忘了雷震子还呆在他两腿之间,而这种斗争难免发展成肢体的摩擦。 并非是情感驱使,只需要一些物理上的刺激,似乎欲望就能和爱意混淆。 这也无法辩驳他被自己的发小吻硬了的事实。 钟馗忘了那天他是怎么狼狈地逃出房间的。他记得自己用外套斜着在腰侧扎了一个结,从屋后的小路里进家门。他不敢走大门,害怕幽灵们问东问西。尽管他大可让它们闭嘴,但做错事的心虚让他威严尽失。最后他蹿进浴室,反锁房门,在开到最大的冷水下颤抖着解决了这一次。 水声盖过喘息。最后浮现在他脑海的是雷震子亲上来前在背光下打在他脸上的呼吸和放大的瞳孔,还有瞳膜上映出的、自己的眼睛。他的瞳孔也散开了。 他想到雷姆的刀。这不是个好兆头。 在学校里他高三,和高一的雷震子隔开一个年级的距离。午饭时间他准备逃去花园,结果那个十七岁的男孩气喘吁吁地打开教室门,拿着便当堵在他跟前。 “吾友!同吾辈一起进餐吧!” “看吧,我就说他会来!”“你去搭话,你去。”身后传来嬉笑声。 “……” 钟馗花了比平时多三倍的时间来给出回应,不久,但很漫长。 “……好。” 在楼顶的进餐过程和往常别无二致。钟馗吃饭的时候很安静,雷震子负责活跃气氛。但是他们都吃得很慢,饭后还要晒晒太阳增强钙质吸收,就顺理成章把整个午休都献给了对方。 雷震子看钟馗拿出一盒草莓牛奶,不是往常的棒棒糖或者漫画书。 咕咚咕咚。 被盯得有些发怵,钟馗转头看他。雷震子猛地一回头。 “……那个,吾友。” “嗯?” “那个……就是……那次那个……” “……你不和雷姆说,我不告诉琰萝,就可以了。” “诶为啥不能告诉琰萝?” “你想让全世界的幽灵都知道我们在你家床上亲得昏天黑地,还是想尝尝阎王爷的刀锋?” “……” 罕见地,雷震子沉默了。 “我不是故意的。” 夭寿了连第一人称都变了。 “那你还是有意的?” 呛他一口。 “可!”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 “不是!……” “……我又没在怪你。” “再来一次。” “……什……?” “我是说!”雷震子说,“我想,和你,再亲一次!” 钟馗向楼下看,确保下风处没人。 “而且我希望你亲过的每一个人都是我。” 他又看雷震子。他已经和那天一样扑了进他怀里,眼与眼的距离是一样的近。雷震子闻到甜味剂、奶香还有香波的味道,是薄荷味。 “你……” 雷震子的嘴唇自下而上地贴上他的嘴角。 这是个很暧昧的位置。相比脸颊它太靠近嘴唇,相比友情它更像是恋情,但又不完全是。模糊,轻浮,笼统。嘴唇就在一旁,在空气中等待着被亲吻,却什么都等不来。 “你答应之前,我不会过分的。” 钟馗还咬着草莓牛奶的吸管,垂着眼,不说话,也不看他。雷震子等了一会儿,退开了。 “……那么,我要非都漫画周刊的最新一期,或者刚出的芥末味棒棒糖。” “好——!” 十七岁的夏末,十九岁的秋初。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 <<写不出钟馗的傲娇<<钟馗最后没说出去的那句话其实是“你这是告白吗。”<<年下好。宠宠宠好。幼驯染好。 <<以及像钟馗这种为了掰理由把恋爱换成物品的行为其实超级不合算<<有借就有还,不如攒个大搞他个一发(你 <<real想看钟馗骑雷震子的样子<<好,插个弗拉格,产!(大概窗到死 <<其实雷震子在漫画里是直接喊钟馗的,但像是“吾友”这样的中二称呼也很想试一试www写雷震子的对话真的好好玩啊哈哈哈哈 <<吔我雷钟啦——!!!!

刚刚我妈说我衣服大,结果我说完一句“毕竟一米八的”差点脱口而出“我家小朋友也能穿”。 脑子是个好东西,说话前过一遍还是很重要的。 不敢想当面喊他小朋友时他可能的表情。毕竟20cm的身高差,噫。 发在这里是因为不想被他看到。

wowaka新歌也太好听。 完全不想停下。 砂之惑星听多了想哭想喊,而这首歌正好中和了激烈和安静。 循环走起。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中间那段おおお太好听了呜呜呜呜

小甜饼

《卡雷,或者无差,因为没有床上情节《且让我们认为凹凸大赛的宿舍里配备了烤箱。《已经在交往了,柏拉图式的恋爱《暑假末期的复健之鱼 凹凸大赛的日出有一种奇妙的人工感。它并不粗糙,甚至相当精致完美。疑似恒星的发光球体从地平线下冒出头,再被云雾托着缓缓升起。速度慢得可以称为傲慢,永远触碰不及的傲慢。 卡米尔试图隔着一头毛糙的头发去挠混成一团的脑浆,失败后他拉开窗帘,对着那颗傲慢的球抬了抬眼皮,再倒回床上。 “嘿卡米尔。” 昨夜雷狮一行人在宿舍客厅搞起了排队,狠狠地浪费了一把那天文数字般的积分。在浆糊一样的大脑的帮助下,卡米尔才回忆起自己昨天手里端着的一杯果子露莫名散发出了酒精的芳香,接着那颗可怜巴巴的脑子告诉他不是这样的。卡米尔迷迷糊糊地哼着“emmm——”把被子裹紧。 噢那是杯朗姆酒,加了葡萄汁的。 “……这是睡迷糊了?” 然后他就在雷狮帕洛斯和嘴里叼着块肉的佩利三人的起哄中,咕噜咕噜端了一杯。 喝到滚。 “好吧,昨天是我不好。朗姆酒还有剩,你醒了我就给你做巧克力曲奇。” 雷狮弯下腰,说完这句又把枕头从卡米尔的手臂里抽出来,垫在他头下面后才走出本该是他的卧房。 在雷狮关上门后,卡米尔磨蹭着爬出被窝,顶着一颗浑浑噩噩的脑袋,开始起床更衣。 “Hoya你醒啦?” 卡米尔走进客厅时正巧碰上在玄关穿鞋的帕洛斯。骗子脸上渐渐浮现那副欠揍的傻笑。就像早上的太阳一样,卡米尔想,看似希望象征,实则傲慢至极。 以后千万不能在有帕洛斯的地方喝酒。不,干脆滴酒不沾更好吧。 “昨晚爽不爽呀?” “帕洛斯你好了没啊——!!!磨叽个毛线啊你!!” “哦蠢狗狗急了,走了啊掰掰——” 卡米尔觉得自己脑子不大对,要不然这个帕洛斯怎么能听起来这么浪,叠词用得都一溜一溜的。昨晚他做什么了吗,除了被灌酒他还能选择干什么吗? 大脑全面当机的海盗团军师决定先在沙发上蜗一觉。 睡眠万岁。YEAH。 “睡觉就别在沙发上了回你卧室去。” 卡米尔感觉腰附近的海绵垫深深陷下一块儿,他估摸着脑子能使了就睁开眼。雷狮回望他,良久他吐出一句:“乖,要不我抱你过去,选一个。” 顿时雷狮深感沙发的负重被增大到极限。他看着快要整个人陷进软垫深处的卡米尔,对于表弟的无声抗议叹气一声。 “好好下次不逼你喝酒。你起来。” 卡米尔不动于衷。 “你还穿着我的衣服。” ——还光着腿,小弟我们宿舍日常开的空调制冷18℃你记不记得——这句雷狮没敢说,他预感他要是说了卡米尔可能会逼他换沙发以减小他在酒精类商品上的开支。 卡米尔昨天喝得太猛,第二杯还没送到嘴边就“dong”的一记倒在地板。雷狮那看的是疼在眼里痛在心里,扶正卡米尔后继续和佩利拼酒。最后佩利开始闹酒疯,帕洛斯软硬皆施把他哄回卧室之后雷狮就甩了甩手。 “散了散了。” 难得喝到耳朵红,爽。 帕洛斯的眼神在他和卡米尔之间兜兜转转几个回合,揣着一碗爆米花薯条炸米饼,蹦蹦跳跳回了房间。 雷狮一时没注意到,也没想太多就把卡米尔抱回了自己房间。又嫌要跑到隔壁去拿睡衣太烦,就从衣柜里找出了一件帽衫给他套上。 后半夜卡米尔开始蹬被子。雷狮发现这小家伙竟然能把自己的长裤蹬掉也真是骨骼惊奇,更惊奇他睡觉如此不安稳以至于雷狮自己都给冻醒。 今后要是和卡米尔一起睡的话,千万别裸睡。雷狮套上从柜子深处翻出来的睡裤睡衣,把空调温度调高。 雷狮给自己盖上毯子后,看着被窝外的卡米尔,隔着毯子抱住了他。打了一个带着酒意的嗝,睡觉。 于是卡米尔回房间穿衣服去了,雷狮靠在厨房门上,盯着打蛋器发呆。 为什么说是做曲奇而不是买曲奇呢。我们的雷大佬并非没有那个闲积分,也不是真因为朗姆酒有剩下那么小半瓶,而是他输在一个万恶的小东西上。 骰子。 没错,成功从雷皇的宫殿里跑出来、又在排行榜上杀到第四的雷狮,在骰子上输得惨不忍睹,他甚至怀疑是帕洛斯出老千。然后佩利扔了一把。 这大概就是傻人有傻福吧。 他自暴自弃地拆开一板黑巧克力的外包锡纸,心想哪怕做出来的玩意儿再丑也要让卡米尔吃得精光,秉持着不能浪费的原则,绝对不给那丧心病狂想出这鬼花头的两个人剩下一星半点。 掰开后的小块巧克力敲击玻璃器皿的底部,发出清脆的声响。窗子都关得好好的,不管外面有鸟鸣还是风声都传不进屋内人的耳朵里。厨房安静得卡米尔可以听见冰箱内部的低沉鸣声。 雷狮拿出一颗鸡蛋,以一种极度不和谐的姿势把它往板上磕。卡米尔感觉他大概是要学史书里介绍的某位征服家那样把鸡蛋立在板上。于是在雷狮准备把蛋清连着壳一同敲进碗里时,卡米尔揣着一个小碗走了过去。 “别。” 卡米尔轻声喝住雷狮,拿过裂开的鸡蛋。 “别直接打进去,万一坏了整一碗东西都作废。” 雷狮很想吐槽大赛难道会给他们提供坏鸡蛋吗。 “还有黄油和巧克力应该先加热一下……大哥你糖放少了。” “糖多了不健康。” “……甜点就是要放糖。”卡米尔眼皮都没抖一下,往里面加了两、三大勺糖。雷狮光是看着就心惊肉跳。 “甜点里糖这么多吗……?” “对啊。” 雷狮的三观刷新次数*3。 上一次刷新是在认识某位骑士和得知第一名的年龄这两件事上,雷狮深刻地认识到世界奇妙之竟然会有这种人存在,逃出来真是太好了。 “然后是薄力粉、面粉和可可粉……大哥把那个给我。” 雷狮没动。 “……怎么就变成你在做了?” “不能浪费。” 从不能浪费到让卡米尔掌握主权,雷狮的脑回路绕了几个弯,感觉还是非常有道理的。 “那也不行,碗给我。” “不行。” “给我。” “不行,不然我就亲你了。” 雷狮花了三秒去消化在“我就”和“你”之间的那个动词,然后蓦地—— ……操,老子弟弟真帅。 “那你亲啊,亲完了记得给我。” 他知道卡米尔脸皮薄,“亲你”俩字说出来无非就是想跟他调情。他也晓得自己脸皮厚——至少比卡米尔厚——就径直把卡米尔圈进怀里,手握着手就开始混合碗里的东西。 然后雷狮注意到,卡米尔穿的还是他的外套,就是套了条裤子。 在被送进烤箱的前一会儿,两人争辩起了曲奇形状的问题。雷狮想搞个炫酷一点的,卡米尔则认为曲奇就应保持它的本色,圆形就成。 他们冷战了十秒,察觉还没成型的曲奇可能会干,最后以对半分的方法解决了问题。 事后卡米尔感觉这方法真好。他吃完了所有雷狮捏的,雷狮吃完了他捏的。一点没剩,绝不浪费。 《标题取的……本来想写的就是烤曲奇这块……然而发现。自己并不会烤。《曲奇做法来自emojoie的巧克力曲奇视频。这个博主的美食视频可以当asmr用非常舒服,国内有人有授权,不过没搬这个视频_(:з」∠)_ 《《真的是卡雷相信我啊(;´Д`)这时候的雷狮没法穿卡的衣服啊!!喝牛奶吧卡米尔!!生长痛有你哥陪你度过!! 《《没经历过生长痛所以这个不是很好写……矮子的悲伤

近期脑洞总集篇

不占TAG了,看到的都是有缘人。 1。ST AU星际迷航五年计划。具体待我晚些时间补充,大概日常向。大概。CP金嘉瑞大三角,雷皇骨科年下,有没有安艾看心情,其他或许会提到_(:з」∠)_ 2。SCP AU看有人写了博士凯利和Cleffy的对话……非常激动所以脑了起来身为SCP的佩利 X 作为写作负责人读作驯兽师的帕洛斯博士。佩帕嗯。有点Dr. Kondraki和SCP - 408的感觉_(:з」∠)_(其实我吃谱号和亮亮……冷到昏厥 3。日常小甜饼,大概最近emojoie的视频看多了……感觉安安静静做甜点时的声音特别舒服,可以做ASMR。雷皇骨科,无明显CP倾向,现趴日常甜饼。 因为最近手废了没法半夜打字……白天写作业,所以更文进度emmm说蜗牛都是赞美吧。感谢每个fo我的人,能忍我这么久非常感谢!

两百fo了(´▽`)ノ非常感谢!!!!不敢再玩火点图文……感觉自己搞不动……所以说吧要看佩帕还是卡雷图文看心情

还没反应过来……全联盟就属你叶不修生日过得最得意了吧?生日快乐啊叶神! 话说今年二十岁了吧?

来吧,为老相册庆生!

老相册: 各位浑丝朋友们~ 2014年5月14日,相册君第一次在LOFTER上发出第一张老照片,到现在已经快三年啦!肉麻的话咱就鳖说了,相册君想邀请大家来为老相册庆生,一起快乐的迎接这个小日子的到来! 玩法很简单: 请挑选老相册过往三年中发出的5600多照片中任意一张最喜欢的老照片 【1】为照片配上一篇文字,或者 【2】以其启发绘一张小画(临摹或演绎) 【3】在2017年5月14日凌晨0点到晚24点之间在自己LOFTER主页首发,抢跑不算哦~ 【4】提示相册君--打 @ 符号,选择“老相册”;为便于查找,建议打上标签 #为老相册庆生 【5】相册君一旦收到提示,将进行无差别转载,早发早转 【6】截至2017年5月17日晚24点,页面显示热度最高的配文LO主和绘画LO主各一名,将获得相册君自掏腰包购买的礼物,分别是: 配文热度最高奖品: Sally Mann最著名的影集《Immediate Family》,原装进口平装本 绘画热度最高奖品: Alphonse Mucha生平以及作品集,原装进口硬装本 还等什么,快憋一个大的,#为老相册庆生 吧! ---- 当然了,如果您没有码字和画画技能,也不妨碍向相册君表达心意:加微信vintagephotoz,发个红包,掉进钱眼里的相册君也能从冷冰冰的数字里,感受到您浓浓的祝福,哇咔咔咔~~!

觉得自己大概是个混蛋。 应该是。 确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