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light_1011

那时候我们还管卡米尔叫雷鸣。

===========

    “就是这个孩子吧……”

    “嗯……不过就是个旁系的小子罢了。”

    “呵呵。”


    有很多孩子羡慕卡米尔,因为他拥有一个特殊的血统;也有很多孩子讨厌雷鸣,因为他不过就是一个混杂着其他低贱血统的人。

    今天依旧什么都没有做,今天依旧是个坏孩子。


    卡米尔的脑袋里装着很多东西,从小孩子的天马行空到街头惨死的乞丐那干瘪的尸体。他很安静,一直一个人呆着。


    “整天都不说话呢……”

    “不会是得了什么毛病吧……”

    “……没准还真是这样……不过毛病出在他那细胳膊细腿还是脑子里就不知道了。”


    卡米尔扯了扯围巾,围巾包裹着他纤细的脖颈,让他莫名有一种安全感。他也和往常一样,坐在房间一角。昏暗的、阴冷的、寂静的角落。

    然后那个人向他伸出了手。


    “PLAY WITH ME?”


    他抬起头来,那个人站在阳光里。午后明媚新鲜的金色光线在那一刹那几乎填满了他的视野,双眼被这赤裸的热度灼烧得近乎疼痛。有点像通俗的小说里写的那样,明明知道是虚幻的却又在这一刻变得如同可以触碰一般的真实。


    “Hey, I'm talking to you!”


    对方有着和自己相似的瞳色和发色,但那双充满稚气的双眼中所蕴含着的活力却令他不敢接近。他怕,怕会烧到自己。

==========


后来他们开始并肩作战。


==========

    卡米尔跨过扎堆的猎物尸体,最终迈着巍巍颤颤的步子来到雷狮面前。很明显,他的情况并不比自己好多少。这时候,一束极富戏剧性的阳光穿过层层云雾停留在雷狮周身——比卡米尔见过的一切都更加奇妙。

    最终雷狮还是再带伤的脸上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然后用空着的手对卡米尔做出一个伸手邀请的姿势。


    “Play with me?”


    和小时候一样,卡米尔并没有回答雷狮。他单单望着那双手——纤细但不瘦弱,布满伤痕却依旧美丽。

    他伸出手——


    卡米尔的双手从雷狮的左臂下方和右肩环住他,围巾蹭到了雷狮的脸颊。他甚至可以嗅到围巾上的铁锈味——一定是刚才谁的血溅了上去。

    雷狮感到有什么柔软的东西隔着围巾抵上他的嘴角,在他意识到是卡米尔的嘴唇之前那触觉又消失不见,一如它不曾存在过一样令人怀疑。

    他最终同样抱住卡米尔。


    没有人说话,能够说话的人也就剩下他们二人——

    “喂——还活着吗?不要和我说你俩是这样抱着对方站着死掉的啊——老大你还好吗老大?”


    感谢你佩利。今天又一次打破了僵局,顺便扰乱了兄弟二人的甜蜜时光。谢谢……

    不不不不用感谢了他什么都没说你俩继续……


    帕洛斯拽着佩利的马尾把他拖走。

    “啧,你什么时候才让我省个心啊金毛犬。”

    “去你丫的老子是个大活人!大!活!人!”


【不同时段的文,后来偶然发现可以通过“Play with me?”这一句连起来

【雷狮海盗团真甜w

评论
热度(27)
阿月或者1011,随意称呼。蠢,产出不定,不混圈,本质原创狗,会选择性回fo。你好。